江西快3 200期走势图|江西快3胆拖
當前日期:

黃教傳入土默特的前前后后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7-04-26 18:45:19 瀏覽次數:9435次 標簽:

美岱召1.jpg


一、黃教的起源

喇嘛教有紅、黃、黑、白四種,皆因僧人衣色而得名。紅、黑二教盛行于西藏;黑教也稱作棚教,是西藏原始的宗教,比紅教更為古老;白教只流傳于西康地區;黃教是從紅教中派生出的教派,但黃教傳衍地區更為廣泛,除康、藏兩地外,特別盛行于蒙古各部。

黃教創始人宗喀巴(1357-1419),出生于青海省塔爾寺地方,本名羅桑扎巴,幼年在夏瓊寺出家,依頓珠仁欽學顯教,對噶舉派教義有了初步認識。1373年他到衛藏地區學經,先后師從于薩迦﹑噶舉﹑夏魯等派大師,遍學佛教顯密宗各派教法,造詣頗深。

在他修行期間,看到當時佛教寺院僧紀廢弛、僧侶生活腐化,因而倡導宗教改革。他提出了僧人要嚴格持戒、不事農作、獨身不娶,并加強寺院制度管理,主張顯密并重,先顯后密,強調教理。著作有:《菩提道次第廣論》(1402年成書)、《密宗道次第廣論》(1406年成書),為創立此派奠定了理論基礎。

1409年藏歷正月﹐宗喀巴在帕竹地方政權支持下﹐在拉薩發起大祈愿法會,參加的有各宗派僧人,顯示其權威和地位。同年建甘丹寺為駐持,故該派亦稱甘丹派。以后該派又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倫布寺等諸大寺,勢力日漸擴張。

宗喀巴為黃教祖師,最著名的大弟子有兩人,即后世追封為達賴一世與班禪一世的大喇嘛。據說達賴為觀音分體之光,班禪為金剛化身,在印度已轉生數十世,其說神妙,不可得祥。他們皆駐持于拉薩,嗣宗喀巴法。

黃教本源自紅教,黃教與紅教的區別有三:一是僧人衣著顏色不同;二是咒語稍有差別;最大區別在于傳子與轉生不同,紅教僧人一般沒有妻室,但大活佛有妻室,只是不常居家,每月僅在朔、望日相見,唯有生子可襲衣缽;黃教活佛沒有妻室,宗喀巴創建繼嗣法,即活佛不死,可以轉世下一代活佛。

黃教有四大領袖(尊號):達賴管前藏,班禪管后藏,哲布尊丹巴管外蒙古,章嘉活佛管內蒙古。

 

 二、黃教傳入蒙古土默特

十六世紀之前,土默特蒙古人普遍信仰薩滿教,其教義是:篤信神靈不滅,相信人世之外存在著神靈的世界,溝通人與神的使者是博和亦都干(巫師)。因而野外祭祀的是翁袞(神),包里供奉的是祖先的偶像,并深信靈魂不滅。因此人(貴族)死之后,要用殉葬和殺牲來祭祀死者的靈魂。

到十五世紀中后期,最初傳入土默特蒙古地區的是藏傳佛教的紅教,是噶舉派僧人。據《大得拉西扎木蘇及諸輩弟子傳》記載:拉西扎木蘇是土默特的博格達察罕喇嘛,他出生于大元后裔阿勒坦汗家族,年輕時入西藏學習噶舉派祖師那饒巴六法,他還將唐代傳下來的作為噶舉派象征的那饒巴拐杖帶到土默特,至今珍藏于呼和浩特的西喇嘛洞。但是由于紅教教義的局限性,只是流傳于蒙古上層人物中,并沒有深入到民間。

到十六世紀中葉,土默特的經濟、政治、軍事都獲得了長足發展,阿勒坦汗成為右翼蒙古諸部實質上的領袖,想要謀求進一步發展,薩滿教已經不能適應當時社會發展的需要。以阿勒坦汗為首的右翼封建主們正在尋找新的思想作為精神支柱,以便支持日益發展的社會事業。正當此時,西藏佛教格魯派(黃教)在西藏遭到壓抑,也在尋找強有力的支持者,他們看到了蒙古土默特的崛起,便把目光投向了阿勒坦汗。

1570年,黃教領袖大活佛索南嘉措,派他的舅舅阿興喇嘛來到土默特傳教。阿興喇嘛向阿勒坦汗講經說佛,他主要用兩點來打動阿勒坦汗:一是說阿勒坦汗在西海用兵時,放歸了一千名僧人,與佛有緣,(據《阿勒坦汗傳》記載:1558年,“心發慈悲釋放了喇嘛一千名”);二是用“圣忽必烈徹辰合罕與呼圖克圖帕克巴(即八思巴)喇嘛”“修政教”之例,進行說教,說阿勒坦汗是忽必烈轉世。再加上鄂爾多斯部首領們的勸告,阿勒坦汗對黃教逐步產生了好感,決定信奉黃教。

1574年,阿勒坦汗接受了阿興喇嘛的建議,派義子達云恰(恰臺吉)、本寶善等為使者,到西藏邀請黃教高僧索南嘉措到蒙古地區宏揚佛教。雙方商定,阿勒坦汗在青海湖東岸蒙、藏、漢民交界處恰布齊雅勒地方修建寺廟(仰華寺)。峻工后,阿勒坦汗與索南嘉措于1578年陰歷五月十五,在新建的寺廟會晤,舉行了盛大而隆重的迎佛大會。阿勒坦汗騎白馬,穿白衣,帶領所部蒙古貴族,親自迎請索南嘉措至恰布齊雅勒廟,并舉行了蒙、漢、藏、維吾爾等各族民眾參加的10萬人大法會。在法會上土默特有108人出家為僧。阿勒坦汗和索南嘉措共同商定了宗教大事:

第一、阿勒坦汗給索南嘉措贈“圣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意思是佛法似海的大師)的尊號,這就是達賴喇嘛的由來,而且索南嘉措自居第三世,一世、二世為追封。索南嘉措給阿勒坦汗以“轉千金法輪咱克喇瓦爾第徹辰汗”(意思是力統天下的智睿大汗)的尊號。

第二,規定了相應的喇嘛級別及其政治、經濟待遇。

第三,參照從前西藏與蒙古忽必烈汗時舊例創立十善福經教之政,作為蒙古地區政治、宗教方面的準則。

第四,根據阿勒坦汗的提議,決定讓索南嘉措致書明朝,取得對黃教的承認和支持(后明朝賜封三世達賴為大國師)。

第五,通過了有關修建寺廟、翻譯經典、頒布戒律等方面的具體決定。

第六,決定禁止薩滿教,尤其是取消殉葬制度。

同時雙方還議定,先由西藏方面派遣滿珠錫里呼圖克圖(活佛)隨阿勒坦汗到呼和浩特代表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坐床宣教。

恰布齊雅勒廟迎佛大會后,確定了黃教領袖達賴喇嘛在蒙古信眾中的最高地位,并在蒙古右翼土默特、鄂爾多斯、永謝布三個部落掀起了建立黃教寺院的高潮。

1579年,呼和浩特大召寺建成后,阿勒坦汗請滿珠錫里活佛舉行了開光法會并代表達賴坐床行教,年底,應阿勒坦汗的請求,明朝賜名“弘慈寺”。后建的錫勒圖召最初則是滿珠錫里活佛府邸。

1582年阿勒坦汗去逝。據《阿勒坦汗傳》記載:“阿勒坦汗于白蛇年十二月十九日雞時,在黃河畔七十五歲,以妙佛之坐式而升天。”滿珠錫里活佛率僧眾誦經七七日,而后將阿勒坦汗遺體安葬于大青山陽。隨葬品有:虎豹皮制成的撒袋、弓、鍋、鍋撐、盤、盆、壺、桶、瓶、碗、勺等。安葬后,三娘子及其子不他失禮派使臣向達賴三世通報。都隆森格繼承汗位后,又派使臣敖齊賚古彥等,前往青海袞本寺請三世達賴喇嘛來土默特舉行法會,為阿勒坦汗超度。

1583年,達賴三世受三娘子母子和都隆森格汗的邀請,從青海塔爾寺出發,經鄂爾多斯,于1585年到達呼和浩特。達賴喇嘛來到呼和浩特的駐所也是在錫勒圖召,法床設在大召寺。達賴三世來到土默特的目的除了傳教之外,主要是按照佛教習俗火化阿勒坦汗遺骨,并重新安葬,可是因為當時美岱召大雄寶殿和達賴廟工程還沒有完工,葬事一直推遲到1587年。當時達賴三世及其陪同人員錫勒圖國師、濟隆活佛等都住在錫勒圖召舊殿。滿珠錫里活佛、阿興喇嘛在美岱召與土默特官員主持美岱召的施工。

達賴三世與隨行人員一行到達呼和浩特,由三娘子主持,在呼和浩特南門外大召廣場,舉辦了蒙古右翼三萬戶大法會表示歡迎。1586年,達賴三世讓三娘子請尼泊爾工匠制作金冠,頂戴于大召釋迦牟尼佛像。開光后,達賴三世說:“此佛像性能與西藏大召寺供奉的釋迦牟尼像無別”。

美岱召的佛爺殿竣工后,達賴三世移駐釋迦牟尼殿,唪經祝福。他說:“阿勒坦汗的英靈已升于喜足兜率天,生于彌勒佛身旁。按照佛教的禮儀應該火化。”因而于1587年(即豬年)三月二十六日設立祭壇,重新安葬了阿勒坦汗。   

1588年,達賴三世在蒙古喀喇沁部傳教途中于元上都之東二百里的吉噶蘇臺地方圓寂。遺體火化后運至美岱召南蘇卜蓋村,起造舍利白塔安葬。《呼和浩特蒙古文獻匯編》記載,1588年達賴三世圓寂后,在將其骨灰送往西藏途中到達美岱召南,馱骨灰的白駝突然臥而不起,因而在白駝所臥之地,建菩提塔安葬達賴三世骨灰舍利,稱達賴三世舍利白塔。

據《錫勒圖召檔案》記載,1588年達賴三世圓寂時,曾給錫勒圖國師留下遺言:他圓寂后讓錫勒圖國師代表他坐蒙古的法床,善后事宜處理后,他的化身從東方尋訪。恰好1589年陰歷正月初一,阿勒坦汗家族擺腰部松布爾臺吉的畢格楚克夫人生下一男孩。以錫勒圖為首的僧俗封建主們立即宣布他是達賴三世的化身,也就是后來的達賴四世云丹嘉措。

云丹嘉措,是阿勒坦汗曾孫,都隆森格之子松布爾岱青洪臺吉的兒子,生于1589年陰歷正月初一(明萬歷十七年)。根據三世達賴生前的暗示,由錫勒圖國師等高僧選定為三世達賴的轉世靈童。1592年(萬歷二十一年),經西藏三大寺確認為四世達賴。

1602年(萬歷三十年),西藏三大寺派代表迎請云丹嘉措進藏,并依照甘丹寺第蘇爾、靈寶齊諭旨,奉法名為云丹嘉錯巴布藏。

次年,云丹嘉措在藏北熱振寺舉行坐床典禮,拜甘珠寺池巴根敦堅贊為師,受沙彌戒。

云丹嘉措委派邁達里活佛前來蒙古坐索南嘉措法床即美岱召法床,代表他主持蒙古教務,黃教進一步由土默特發展到喀爾喀及蒙古東部。

1616年(萬歷四十四年),明朝派喇嘛索南羅維及漢官多人入藏,賜封四世達賴喇嘛“持金剛佛陀”之號,贈送僧衣、法印,并請云丹嘉措法駕赴京師。云丹嘉措答應,并送使團出藏。是年,四世達賴云丹嘉措在哲蚌寺圓寂,年僅28歲。次年(1617年),四世班禪為云丹嘉措舉行法會。會后,喀爾喀之楚琥爾諾延、土默特之羅卜桑丹津札木蘇分奉四世達賴云丹嘉措之舍利子而歸。

傳說,土默特部認為云丹嘉措系被害身亡,曾派兵入藏大興問罪之師,經班禪喇嘛調解,西藏各大寺鑄四世達賴喇嘛金像送到土默特部,爭端始息。

 

 三、明、清兩代對土默特黃教的支持

明朝對阿勒坦汗崇尚佛教,給予鼓勵和支持,深知佛教“肇于西方,流于北土,化悍厲為仁慈,于王化豈曰小補之哉!”如分別賜名釋加牟尼寺、恰布齊雅勒廟為弘慈寺、仰華寺,封三世達賴為大國師、四世達賴為“朵爾吉昌”,并厚賜喇嘛以“獎異之”,不斷向阿勒坦汗贈送佛經、佛像及理佛器物等。

清朝對蒙古篤信佛教也是采取了保護、鼓勵政策。如1632年(明崇禎五年,清天聰六年),皇太極的軍隊攻打土默特地區“燒絕板升”,唯獨對黃教寺廟予以保護。清廷認為,“興黃教,所以安眾蒙古也,所系非小”,“建一寺勝養十萬兵”。在清廷鼓勵支持下,土默特廣建寺院,不少召廟有清帝御賜寺名、寺額。在清代,土默特蒙地寺院猛增到百余座,俗謂“七大召、八小召、七十二個綿綿召”,呼和浩特更是召廟密集之地,素有召城之稱。清廷設置歸化城喇嘛印務處,其掌印札薩克達喇嘛,享有直接向皇帝上奏的特權。清廷對上層喇嘛頗依重,如派伊拉克古三次出使準噶爾部,派棚斯克、托音二世先后出使西藏等。清廷還給喇嘛以優厚的待遇,如不當兵、不納糧、不應差等等。因而土默特兩翼喇嘛劇增,一般三丁之戶必有一人出家,甚至有半數當喇嘛。據統計,嘉慶間,雖然黃教已漸趨衰微,土默特各主要寺院的喇嘛仍逾二千名。


江西快3 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