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3 200期走势图|江西快3胆拖
當前日期:

《一報》始末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7-04-26 19:00:45 瀏覽次數:12913次 標簽:

                                                 李正樂.jpg

同心協力 《一報》創辦人

王定圻(1887——1916年)字平章,號亞平,包頭劉保窯子村人。曾就讀于歸綏中學堂、山西優級師范。早年加入同盟會,在包頭一帶從事革命活動。辛亥革命時,在太原參加過響應武昌起義的暴動,曾隨閻錫山的山西民軍在包頭薩拉齊一帶作戰。1912年任歸綏中學學監,奉命籌組中國國民黨歸綏支部,任支部主任。在歸綏地區聲望很高。后來民國成立,1913年9月13日王定圻當選為綏遠區出席國會眾議院議員,到北京參加國會大會。王定圻從北京回到歸綏后,綏遠將軍張紹曾認為王定圻是綏遠英才,卸任離綏時把王定圻推薦給新任潘榘楹。八月,綏遠將軍改為綏遠都統,潘命王定圻為歸綏中學校長。

擔任歸綏中學校長之后,王定圻招聘李正樂做學監,卜兆瑞等人做主要教員,對校務大加整頓,同時為了啟發民智、宣傳民主、批評時政、揭發官場的黑暗,于1914年夏季,又組織幾位同道創辦《一報》。報社職員和當時稱作“訪員”的新聞記者,都是一些知心朋友來擔任。社長由王定圻的摯友李正樂擔任,王定圻幕后指揮。李笑天任編輯,鄧書山、董偉然、榮祥為特約撰稿人。卜兆瑞主要做總務工作,亢錦榮主要做校對、印刷和發行等工作。歸綏中學二班畢業生賈敬和五班肄業生張煥庭擔任當時稱為“訪員”的新聞記者。有時王定圻也騎馬由歸綏中學前往《一報》報館指導。賈敬、張煥庭等騎馬往來于歸綏的新、舊城采訪。這時國民黨的“二次革命已被袁世凱鎮壓下去”王定圻負責西北方面的秘密工作,與孫中山先生派到北方的童堯山有密切聯系,從事革命工作。

李正樂(1886-1973年)字子韶,綏遠歸綏縣南區潮忽鬧村人。歸綏中學堂畢業后,考入太原法政專科學校。1906年加入同盟會。1912年任歸綏中學校庶務員。后歷任歸綏中學校學監、山西省議會第一、二屆議員、綏遠地方自治促進會會長、警察講習所所長、綏遠省國語統一會會長、國語講習所所長、自費創辦歸綏女子高等小學任校長,在綏遠首開世界語學習、創辦農民協會,歷任土默特總管公署秘書、歸綏中學校長、綏遠農會常務理事、綏遠省教育會會長、救災委員會委員,國民會議代表、民國政府監察院監察委員、制憲國民大會代表等職,監察院巡查團巡查臺灣委員,后赴臺灣續任監察院監察委員。

《一報》初創時,是一張四開小報,用石印刊行,報館地址設在歸綏舊城小東街。1915年春,從太原購買了鉛印機,報紙改為鉛印,擴大了篇幅,報館移到小召頭道巷東口路南萬盛泰店西隔壁。所有購買機器和一切設備的費用,都是王定圻個人用擔任國會議員時的薪金。報館的職員大都是在學校和報館兩邊兼職晝夜工作。為了辦好《一報》,大家同心協力,互相合作,和衷共濟。報紙的內容,除了一般的時事新聞以外,著重宣傳共和民主的優越性,宣傳在共和民主制度下公民的好處。并且,引證古今中外皇帝的專制行為,揭發專制政體的弊害。

 

宣傳共和 抨擊時弊

民國四年(1915年),正是袁世凱籌備當皇帝的最緊張的時候。所以,《一報》更加著重宣揚共和民主的優越,揭露帝制的危害和君主專制的腐敗。由于當時正是袁世凱大演稱帝丑劇之時,報紙結合有關新聞,采取回憶革命,講述故事等多種形式對帝制的本質進行了大量的、深入地揭露,同時對當地官場的貪贓枉法、欺詐勒索行為都給以無情的揭露,因此頗受讀者好評。    

期間,由于揭發了薩拉齊縣知事(縣長)王朝烈敲詐勒索的罪行,王朝烈即指使歸綏中學圖畫教員宋鐵珊鼓動學潮驅除王定圻未果。便于民國四年(1915年)7月的一天,宋鐵珊帶領十幾名歹徒闖入報館行兇。這天,恰巧王定圻不在,歹徒們便闖入編輯室揪住李正樂,企圖拉出門外毆打侮辱。卜兆瑞、亢錦榮聞訊,招呼報館勤雜人員張玉堂等一起反抗應戰。經過一陣廝打,把宋鐵珊的腿部用鐵鍬劈傷,歹徒們終于不敵,敗逃而去。當天歸綏縣官府竟以打人致傷的罪名把李正樂、卜兆瑞、亢錦榮等三人拘捕,經過幾次審訊后,把李、卜、亢三人判了徒刑押入班房(監獄)。在這種情況下,王定圻仍然堅持辦報。遂指派李笑天主持繼續編輯出版、發行《一報》,嚴厲抨擊此事。繼續揭露黑暗、抨擊時弊,宣傳民主共和,反對封建專制。當局惱羞愈烈,尋機再行鎮壓。

1915年10月,袁世凱恢復帝制的野心逐漸暴露,引起全國人民的反對,孫中山指示各地國民黨員再次發動革命,護國運動風起云涌。王定圻一面通過《一報》筆伐反動勢力,一面秘密聯絡各地革命人士,籌劃武裝討袁。這一年的夏季,綏遠地區的盧占魁率領由蒙漢民眾組成的武裝力量“獨立隊”,集結到武川西區一帶,準備攻占包頭,正式樹起了反對袁世凱稱帝的旗幟。國民黨派弓富魁前來策動盧占魁反袁,王定圻亦積極斡旋,并有書信往來。而當局已經派人暗查信件,王定圻給友人的信件不幸被潘榘楹查獲。發現其中有:“聯結窮苦百姓的武裝首領,以武力反對袁世凱;發動群眾打倒袁世凱等內容”,當下以通匪罪名將王定圻逮捕。當局稱盧占魁為土匪,以通匪的罪名把王定圻拘押在歸綏縣警備室,同時派人到中學的校長室里做了翻箱倒柜的的徹底搜查。查出了王定圻太原戰友的來信,有和王定圻商量發動各方面力量打倒袁世凱的內容,更證實了王定圻蓄謀反袁的“陰謀”。

 

反對帝制  為共和捐軀

在官廳布置的開庭審訊上,王定圻承認他曾寫信說過,打算聯合盧占魁反對袁世凱稱帝,并且當庭申明了反對袁世凱的道理和決心。他說,現在中國是共和民主國家,凡是擁護共和民主的都是好人,凡是反對共和民主想要恢復專制做皇帝的都是叛國的罪人,人人都應當起來反對他們。我王平章自幼聽從孫中山先生的教導,為中國實現共和民主努力奮斗十幾年,今天有人要毀棄共和民主,恢復專制制度,我絕對不能贊成,我要堅決反對到底。當年我反對清朝皇帝,與清軍遭遇,戰斗中被打掉一根手指,那時如果子彈稍微偏一點,我早就沒命了,我反對清朝皇帝不怕死,同樣我反對袁世凱做皇帝也不怕死。當年我在北京參加國會的時候,袁世凱想當大總統,讓議員們選他的票,我的選票上是寫了孫文二字。他袁世凱當大總統,我還不贊成呢,他當皇帝我能不反對么?我要聯合一切反對叛國賊的力量,來反對袁世凱稱帝。我犯得是“保衛共和民主罪”、我犯得是“反對叛國賊罪”,法官聽了沒辦法,只好宣布退庭,改日再審。以后又審訊了幾次都被王定圻理直氣壯的言詞罵的法官無話可答。盧占魁占領托克托縣城和河口鎮的前一天,1916年1月13日,綏遠都統潘矩楹下令提審王定圻,這天在審理室內外布滿軍警,氣氛很森嚴,王定圻預感到可能將有不測的事情出現,所以就對法官說,“我有位朋友被押在東班,我想和他們見一面再來受審”。法官許可,讓法警押著王定圻到東班和李正樂、卜兆瑞、亢錦榮等隔著鐵窗做了最后的訣別。回到審理室,法官首先開口說道,“本案案情已調查清楚,不再做辯論申訴,今天正式宣判”,接著把判決書宣讀了一遍,其中主要詞句有“勾結亂黨,圖謀不軌,供認不諱,執行槍決。”王定圻聽罷,冷笑了一聲,“我王平章為保衛共和民主而死,死了也是光榮的。你們這些叛國賊的徒子徒孫不要高興的太早了,全國人民不久是會把叛國賊袁世凱打倒的。到那時,樹倒猢猻散,你們也要接受全國人民的審判,受到應有的懲罰”。法官不等他把話說完,就命令軍警把他押到孤魂灘。臨行時,王定圻慨嘆道:“可惜我平章!”為了反對帝制,捍衛共和民主,王定圻被反動當局殺害了,年僅二十八歲。《一報》也因王定圻的被捕犧牲,于民國四年(1915年)秋停刊。

 

“青霞奇志” 浩氣長存

王定圻,這位綏遠地區民主革命的杰出戰士為反對帝制,捍衛共和捐軀了。他的遺體由他的胞弟張煥庭(因過繼給他舅父,所以改姓為張)和王文炳、溫玉如等裝殮入棺,放置在孤魂灘小廟內房檐下。形勢的發展不出王定圻所料:袁世凱稱帝以后,遭到全國人民反對,1916年3月22日撤銷帝制,中國又恢復了共和民主的稱號。不久,李正樂、卜兆瑞、亢錦榮等獲釋。出獄后,李正樂和張煥庭等人為王定圻安葬,在他的家鄉包頭劉保窯子村,修建了一處墓園,墓前立有石碑,刻記他生平事跡的概略。李正樂頂著袁世凱的殘余勢力的阻礙,冒著生命危險,不遺余力的為王定圻的遇害向國民政府申述。不久王定圻得到國民政府的昭雪,墓前碑銘“前國會議員綏遠中學校長王烈士亞平之墓”,陵園門石柱刻有“烈哉男兒成仁盡義,巍乎志士雖死猶存”的對聯。民國十一年,馬福祥任綏遠都統時,都統署參謀長趙守鈺是王定圻在太原從事革命時的戰友,他代表都統,以都統署的名義在王定圻包頭住宅院的大門上掛了一塊書有“青霞奇志”的木匾。李正樂先生的三兒子李榮蔭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告訴筆者,幼時曾親眼目睹過此匾。   

《一報》從創刊到停刊,雖然只經歷了一年半左右的時間,但它在當時反袁、反封建斗爭中卻產生了巨大作用和影響。報紙除了一般的時事新聞以外,頂著狂風惡浪公開揭露袁世凱的罪行,著重宣揚民主共和的優越性。該報還對當時貪官污吏口誅筆伐,攻擊甚力。如曾揭露了綏遠邊塞北關稅務監督虞維鐸貪污不法、薩拉齊縣知事王朝烈強占農民墳地的惡行等。

據文獻記載,當年應民國農業部長張季直委托赴西北調查農田水利的內地學者張相文曾到報館參觀。“唔一報館主任李君笑天”稱“其報紙材料簡單,無可觀者。然對西北邊上事頗知注重,在塞外亦為難得”;綏遠報界名仕楊令德先生曾評價說:王定圻主辦的《一報》真是以鋼鐵一樣的筆,利刃似的刺透了奸人小人的心!他的精神是值得后來從事新聞事業的人取法的”。

目前所知,《一報附張》是內蒙古現存最早的畫報。為內蒙古的新聞史和美術史提供了寶貴的原始資料,可補史事記載之闕。《一報附張》諷刺世道黑暗的畫作,也更加證實了一報反對袁世凱政權的立場。現存各張的號次與出刊時間表明,該報基本每天出刊一次(第299——304號系平均兩天刊一次)。內蒙古圖書館研究員白燎原先生告訴筆者,2010年4月,在包頭市厚德古屋張耀先生處為內蒙古圖書館購得4張名為《一報附張》畫報,其紙質甚薄,4開一張(60cm×40cm),石印,單面印刷。現存為第289、299、304、310號,均出刊于民國四年(1915年),時間分別為1月30日(星期六),2月6日(星期二)、19日(星期五)、25日(星期四),每張版面一分為四,各有一幅畫,署名梁公。畫報是以刊載圖畫或照片為主,并配有簡要文字說明,因其直觀生動,通俗易懂,趣味性強,而深受民眾的喜愛。在民眾多不識字的時代,畫報更是普及社會教育,啟迪民智的最好工具。

《一報》——綏遠最早的民營報紙,在內蒙古乃至中國近代革命史和新聞史上都應有一席之地,今天的人們不應忘記它。


江西快3 200期走势图